纪念为CCIE奋斗的日子(下)

出发前一天我问机智哥,临考前该做些什么。他只说了一句:放飞心情。于是我笑着把东西都打包好,满怀信心和希望准备出发。
第二天一大早,我乘坐擦航(CA)到达北京。北京首都国际机场比我想象中还要大些,机场快线转地铁到酒店。当时有句顺口溜:南王子,北布丁。这两家酒店也顺理成章地成为了中国CCIE的摇篮。
安顿下来之后,也没什么心思逛(其实也没什么好逛的),打开电脑做做日常————排错,版本。我提前两天到酒店,晚上约到隔天考试的战友一起吃饭,饭间也就随便扯扯。晚上大部分时间便是巩固知识,熟记特性。
考前最后一天,同我一起考试的兄弟也到了。这时才真切感受到战(ji)友是多么重要啊!去考场踩点,步行20分钟到银泰,到Cisco后拿出Foursquare Check in留张照片,接着返回酒店,边复习边等待战友们传来战报。直到很晚一个战友才向我确认没问题。看来这半年的努力,成败在此一举。
(更多…)

纪念为CCIE奋斗的日子(上)

—-写在PASS CCIE RS后的一个月

不知不觉整整一个月过去了,对于所有为CCIE奋斗的考生来说,从学习到备考都是一段珍贵的经历。回想这半年的历程,许多事依旧历历在目。

年初得知RS方向将在6月份变大纲,为抓住这最后的机会,我只好匆忙地准备笔试,正是这样才使得这次笔试成为最紧张的一次。那种$300点100次Next的考试还是让我头脑发麻,手心出汗。笔试成绩考完马上揭晓。在顺利通过笔试后,我和许许多多为CCIE奋斗的人一样,通过Lab考试便成为了目标和信仰。
(更多…)

五月裂槿 六月残华 七月游移

    仅为纪念,那逝去的青春…

五月:

    当槿花渐次开放之后,记忆中所酝酿的时间,漫山遍野。我关上任何通向过去的痕迹,海子说:他的死,不关乎人类。我只想,再也无法面朝大海。春暖花开,然后槿花绝裂,像暮春的樱花大片死亡,悲伤灭顶。顾城像夜的眼睛,却飘浮出黯的迷茫。而三毛那个独自的沙子上舞蹈的女子,但木槿是无法开放荒芜,我也一样。槿色彩的木棉裙下旋转,然后渐行渐远,我伸手碰触,孑然一身…

(更多…)

April

    又过了一个月。

    三月份过的还行,有些平淡。或许是空虚孤独得麻木了,很多人,很多事似乎也不再有过深刻的感触。 不听音乐,不看书。更多时候感到的是困倦吧。

    愚人节,我是照常不想过的。一来没意思,二来也不符合我的世界观价值观。虽然周围同学总是相互打闹着,但对我来说,一点意思也没有。

    四月份的第一天,过得十分低沉。不知怎么情绪一直不太好。虽然我认为我还算得上是个比较健谈的人,但这天却是没怎么说过话。

(更多…)

那些思念

    总想写些东西,可不知从何处说起。

    我的生活总是琐碎的,每天都有无数的这个那个,能记录下来的更是少之又少。不是不愿写,只是太过于支离破碎。也只有少部分能在推上发布出去。

   现在的学习是忙碌的。有爱好,没时间开发。有兴趣,没时间培养。也没敢把精力往这方面投入。中国的应试教育我实在不想多说什么,无数中国学生亲身体验过。能真正享受这个过程的也没几个吧。

(更多…)

像一个梦,我在梦中追寻着你

“像一个梦,我在梦中追寻着你”

夜,未眠,尘封往事如流水般滑过指尖,轻轻地在白纸上留下几许淡淡的痕迹

似曾相识,却又只若初见。我总在那片无尽的天空中追寻着你,追寻那曾经一起在云端生活的日子

而如今,却只剩空旷的天,绵绵的思念 (更多…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