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路向北 II

你好,沈阳!

细数着流连的时光,来北国已有一个月多了。转眼便是深秋,还没来得及看够纷飞的落叶,冬天已渐渐走来。学校,还是那个样子。记得原先白色的教学楼已经是了深红的外表,无人的柏油马路上曾是我们练习轮滑的场地。国庆假期,远方的同学一个个打来电话:“北方天气冷吗? 下雪了没?” “课程还多吗?国庆有没有回来”。说实话,来到北方后想念的是家乡亲朋好友,是南方那种悠闲和自在,是秋天穿着衬衫在马路上疯骑自行车的爽感。

(更多…)

一路向北

犹豫了很久,还是决定好好写篇博客。
这么多年第一次离开家乡,离开南方到北方求学。虽然我一直是向往北方的世界,向往北方的生活,但当离开故土,难免有些伤感。

浑浑噩噩地,暑假也算是过完了。说实话,暑假过得如何我也很难说个所以然。见了从小到大的同学朋友,聚会,玩耍,聊天,等等。在网上也完成了部分计划。虽然有些人和事在平时看来是再普通不过了,不过一想将来要和好友各处天涯一方,实在是舍不得。阿诺和xyz,真想和你们再当一回同学,再一起学习几年。
(更多…)

光年纪(上)——Light In Mind(I)

最终我还是沉默无言,只让流星孤单划过。
思念,散落一季…
年复一年,我在那梧桐下等候了无数光阴。而时过境迁,当光华老去,世界依旧沉浸在深邃中。过往烟云,唯残存千番回忆。
夏子说:“如果这只是前世的回眸。我也愿静静守候。”
但我明白,时间早已把留给你的回忆冲刷得一干二净。暮然回首,才发现原来时光的痕迹是那么浓重。想着,念着,怅望着。说好把风景看透,到最后,光影下独剩我孤单一人……

从国内域名商手中快速转出国际域名的方法

众所周知,我们生活在这个非常和谐的国度,做什么事情都讲究和谐统一。但或许很多人都遇到类似下面不和谐的事情:

Long Long Ago,当我们刚刚接触互联网,有了注册域名的打算,却对各种E文网站望而却步。于是乎,兴致勃勃地在某些国内域名注册商那里注册了国际域名。但有一天,你突然发现自己的域名被注册商所控制,却无力与之抗争,又想转出到国外的注册商时,国内的注册商总会百般阻挠。当你为此发愁的时候,就应该考虑在InterNIC提交投诉了。
(更多…)

烘焙心情

写这篇文章的时候,正安静的阅览室里读着些散文,听淡淡的轻音乐。某个瞬间有些感触,就随手记录下来。

日子真是过得飞快,转眼间高三过了快一半了。

前些天听说小白姐要去北京工作了,突然有些感触。当年认识她的时候她还在读大学,电话里还在说以后要有什么类型的工作,找什么样的男朋友。

(更多…)

陈情表(节选)——辉哥

步入高三,学习压力大了,课业负担增加了。但是就在这个非常时期,班主任数学老师——辉哥,在一次例行体检中查出心脏的问题,需要做手术治疗。这意味着至少在今年内,他无法再给我们上任何一节课。

作为以仁治班的典范,所有人都为此感到惋惜。而同时又由于尖牙利嘴的语文老师接管班级,导致班中气氛异常紧张。于是,班上的某同学改编了《陈情表》,表达对辉哥的无比怀念…… (理科生文笔,敬请海涵)

吾等言:伏惟辉哥以仁治班级,凡有闯祸,悉心教之,大事化小,特为宽容。且我等经常迟到,作业不交,俱以言教,少言家长。今闻辉哥突要请辞,病有二月,高考临近,时不待我,岂敢盘桓,有所懈怠?

但恋辉哥教学吾等,三角函数,圆锥曲线,犹在昨天。我等无辉哥,无以至今日。我等无辉哥,无以考本科。学生众人,感戴师恩,是以区区不能言表。今十月十九,高考距今二百有余,是高考之日长,等辉哥之日短也。乌鸟私情,愿乞终教。

辉哥之辛苦,非我等及众人所明见,皇天后土,实所共见。愿辉哥早日康复,我等盼师归。

祝愿辉哥早日康复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