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月裂槿 六月残华 七月游移

    仅为纪念,那逝去的青春…

五月:

    当槿花渐次开放之后,记忆中所酝酿的时间,漫山遍野。我关上任何通向过去的痕迹,海子说:他的死,不关乎人类。我只想,再也无法面朝大海。春暖花开,然后槿花绝裂,像暮春的樱花大片死亡,悲伤灭顶。顾城像夜的眼睛,却飘浮出黯的迷茫。而三毛那个独自的沙子上舞蹈的女子,但木槿是无法开放荒芜,我也一样。槿色彩的木棉裙下旋转,然后渐行渐远,我伸手碰触,孑然一身…

(更多…)

思念里的流浪狗

    那天晚上她跟男朋友分手,从他家里跑出来的时候,她看到一只流浪狗瑟缩在天桥下面。它全身都湿透,样子很可怜。她把它抱回家。从此以后,她和狗相依为命。 

    没有男朋友的日子,她把所有的爱全部放在那个狗的身上。它是她的惟一。幸好有它,她才没有那么孤单,她刚从男朋友家里走出来就碰到它,她深信那个命运的安排。 

    她把狗照顾得很好,每个朋友都说它可爱,没人相信那是一只流浪狗。 

    可是,她却没有胖起来。离开男朋友之后,她一下子瘦了几公斤。那天晚上,她和狗一起照镜子,狗越来越胖,她却越来越瘦了。为什么会这样呢?   忽然之间,她明白了。 

(更多…)

April

    又过了一个月。

    三月份过的还行,有些平淡。或许是空虚孤独得麻木了,很多人,很多事似乎也不再有过深刻的感触。 不听音乐,不看书。更多时候感到的是困倦吧。

    愚人节,我是照常不想过的。一来没意思,二来也不符合我的世界观价值观。虽然周围同学总是相互打闹着,但对我来说,一点意思也没有。

    四月份的第一天,过得十分低沉。不知怎么情绪一直不太好。虽然我认为我还算得上是个比较健谈的人,但这天却是没怎么说过话。

(更多…)

那些思念

    总想写些东西,可不知从何处说起。

    我的生活总是琐碎的,每天都有无数的这个那个,能记录下来的更是少之又少。不是不愿写,只是太过于支离破碎。也只有少部分能在推上发布出去。

   现在的学习是忙碌的。有爱好,没时间开发。有兴趣,没时间培养。也没敢把精力往这方面投入。中国的应试教育我实在不想多说什么,无数中国学生亲身体验过。能真正享受这个过程的也没几个吧。

(更多…)

碎念

    夜,未央。

    世界渐渐安静下来,窗外昏黄的路灯下摇曳着凌乱的树影,远处星点灯光也暗淡了。静静的,一个人伏在阳台的栏杆上,回想着从前。

    很久很久了。记忆似乎是破碎的,但我却不愿从头回忆起。每当沉沦往事,总有些情景会依稀浮现。

    就像一个梦,我去不愿意醒来。因为梦醒了,要面对的是不可触摸的回忆和彼此的距离。尽管心的距离是近在咫尺的,但其实,那是海与海岸的距离……
(更多…)

像一个梦,我在梦中追寻着你

“像一个梦,我在梦中追寻着你”

夜,未眠,尘封往事如流水般滑过指尖,轻轻地在白纸上留下几许淡淡的痕迹

似曾相识,却又只若初见。我总在那片无尽的天空中追寻着你,追寻那曾经一起在云端生活的日子

而如今,却只剩空旷的天,绵绵的思念 (更多…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