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月裂槿 六月残华 七月游移

    仅为纪念,那逝去的青春…

五月:

    当槿花渐次开放之后,记忆中所酝酿的时间,漫山遍野。我关上任何通向过去的痕迹,海子说:他的死,不关乎人类。我只想,再也无法面朝大海。春暖花开,然后槿花绝裂,像暮春的樱花大片死亡,悲伤灭顶。顾城像夜的眼睛,却飘浮出黯的迷茫。而三毛那个独自的沙子上舞蹈的女子,但木槿是无法开放荒芜,我也一样。槿色彩的木棉裙下旋转,然后渐行渐远,我伸手碰触,孑然一身…

六月:   

    我独自穿过记忆的故乡,骊歌萧声,伴随天空的悠扬,此起彼伏,青石古道上,年年折柳,挂着我们清澈的忧伤铎铃,拘马而去,一片绝尘,我们站在过去的尾巴,一夜扬花,覆盖在自己身体,铺天盖地,悲伤灭顶,之后,我们过去被照耀成将来的传奇,却没有人看见雨夜的黑,谁在黯然泫泣,只有笼罩在头顶残破的光辉,簌簌落下……

七月:

    明媚忧伤的七月,时渐时远,我再也无从知晓如何去拉住彼此之间,不断流逝的时间,就像那一次你离开以后,我也再不能寻找到你的轨迹,我沿着残存的记忆独自向前,近着蓝得过甚的天,日升月沉,草木枯荣,原是迷失的路途,而今布满荆棘,轻易洞穿了泛黄的过去,我早已失去了前进的方向,以至于再也找不到你,回着,前行……记得你笑一次,我高兴了好几天,而看到你为我哭一次,我就难过了好几年,但……Even now,There is still Hope Left……